原文来自:新浪博客 摆渡人

  这是一篇我本不愿意写的文章,这是一张张我几乎无法面对的照片。然而生活一如是,若梦若影。仰望天空,那里应当有远远大于纵横19线的空间,来包容这颗善良的赤子之心,让他获得真正的超脱和快乐……

写在范蕴若八段意外发生后 他将春天付给了所有人
写在范蕴若八段意外发生后 他将春天付给了所有人

  写在范蕴若八段意外发生之后……

  将冬天留给他自己

  “我看到他躺着,表情非常安详、自然,身上也没有一点点外伤痕迹。换了别的任何场合,我都会觉得小范只是在那里睡着了。遗憾的是,那是我看到小范的最后一眼……”上海棋院副院长、上海围棋队主教练刘世振如此描述他赶到医院送别范蕴若八段的这一幕……

  朋友眼里的他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出事,印象中的小范,一直是在棋盘上积极进取,几乎看不到他封闭自己的任何迹象。”这是与他亦师亦友的世界冠军常昊的感叹。

  作为智运会和全运会队友,“十八段夫妻”江铸久芮乃伟夫妇得知消息后不胜悲痛,芮乃伟长时间流泪不止,难言片语,江铸久在朋友圈转发范蕴若黑白照片并留言:“小范,厚道,年轻,棋手……痛!痛!痛!”

  另一位上海队队友胡耀宇八段次日撰文评述:“小范的外表看起来似乎比较内向,但他的内在却是很有激情的。”

  “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几天前还和范蕴若在网上对弈,得知噩耗后随即更新微博:“跨过生死寒冬,记得多添置衣物……保重。”有人说这是脱胎于张学友的歌词:“北风开始急促,紧记多加添衣服……”因为同一首歌里还有这样一句:“千里可一刻飞纵”,足见柯洁对好友的良苦用心,也不难从中一窥范蕴若在国家队里的人缘和口碑。

  正是如此,更让人难以理解他的去世“因抑郁症而意外坠楼”!

  借用另一句经典歌词感叹:他将春天付给了所有人,将冬天留给他自己……

  不期而至的“劫”

  范蕴若患有抑郁症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但只有他的父母亲知情,他身边的队友、教练、棋院领导和棋圈朋友均“丝毫没发现”,这听上去有点反常,还是需以事实说话:
   在所有个人和团体比赛期间,范蕴若比赛下得积极拼命,不管胜负他都坦然地和队友交流,对待荣誉则十分低调,包括去年智运会他搭档陆敏全获得围棋混双金牌,庆功席上他把主要功劳推让给女搭档,并主动起身敬酒……对于自己在天元挑战赛功败垂成,他表现得平静、自然。
   比赛之外,上海(建桥)围棋队征战围甲期间参加各种活动,他无一缺席,集体参观游览也都欣然参加。就是偶尔集体外出转车,他总是主动抢着去排队、买票……
   他话不多,但是人缘很好,围棋国家队有两支足球队,常昊古力刘世振他们组成的“大队”竞技水平高,小棋手很难在他们的比赛中“跟得上节奏”,但就在6月11日大队训练那天,小范就主动参与了。之后小范又出面组织了“小队”的比赛,包括世界冠军周睿羊等都参加了,“那天他踢得很开心,一点看不出什么异常。”
   在6月14日离开北京前,他和小队友王星昊下了一场重要比赛,虽然输了,但是他主动通过微信联系常昊,帮他复盘良久,“心态很积极”;随后,他又找师兄胡耀宇面对面下了一盘漫长的“工夫棋”;回到上海后,还和柯洁等棋手下网棋,还追问教练刘世振“围甲是不是延期了?”……
   这样善良、阳光,热衷比赛而又能坦然面对胜负的孩子,旁人怎么会联系到“抑郁症”三个字?!
   确实,疫情的影响在客观上加剧了本来并不明显的症状,国家队集训中止,包括围甲等在内的大赛延期,绝大多数棋手生活在北京,目前只能“宅”在家里,靠网络平台训练、比赛,独自回上海家中……
   就在他去世前5天起,他的家人发现他开始失眠,随后疲劳加之抑郁症状起伏程度越来越明显,后来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也流露出一些异常的话语——反复表达各种没来由的“愧疚”,这让他家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失眠了五天五夜,父母也陪伴坚守,在夜间轮流“看望”小范。他去世前夜,父母发现他凌晨还睡不着,起来在网上匆匆下了两盘棋,这是以前生活很有规律的他绝无出现过的现象。遂在天亮后带他去医院看心理医生,被判断为较为严重的抑郁症,还当场开了药。
   尽管如此,在回家路上小范还主动安慰父母,表示要和他们一起直面病情,积极治疗,相信能度过此关……或许是这些话语让父母放松了警惕,加之连日疲劳他们稍微出现松懈,劫难不期而至……

  低调完美主义者

  1996年1月范蕴若生于上海,他外表文静、谦和,内心善良而敏感,却不想生命停在了本该灿烂开放的24岁!
   客观地讲,他的短暂人生亦可谓精彩——少年时曾在上海应昌期围棋学校等处学棋,受到刘轶一等著名教练倾心指点,和世界冠军芈昱廷、范廷钰并称为代表中国围棋未来希望的“二饭一米”,可谓充分享受到中国围棋良好的氛围和传统。
   2009年范蕴若通过定段赛踏入职业棋手之列。此后另外“一饭一米”不负期待,很快先后获得世界冠军,晋升九段。而范蕴若厚积而薄发,靠自己的努力拾级而上,至去年晋升至八段。
   这些年来上海围棋一度出现青黄不接,昔日围甲霸主一路滑坡至降级,2008年刘世振从国家队退役回到上海,惊呼:“所幸上海还留下了范蕴若!”锻炼4年后毅然起用他为围甲主力,通过整整9个赛季,小范从围甲新人,到胜率较高的主将人才,已经率领年轻队友顺利接过了常昊、刘世振、邱峻等的班,扛起上海围棋征战围甲的大旗。范蕴若自己等级分也一路上升,一度进入中国职业棋手榜前十。
   作为国家队新一代棋手中的代表人物之一,他陆续在围甲和国内杯赛中取得良好成绩。但不可回避的事实是,和同时代的范廷钰等棋手相比,范蕴若似乎总存在一个难以突破的天花板,包括新人王及天元战等在内的国内杯赛,他几度打进决赛,在实力上也不比对手差,但就是与冠军无缘,国际赛场目前最好成绩也只是世界个人大赛四强。对此他自己也并不回避,一直和常昊、胡耀宇等队友交流,并流露出早日冲击世界冠军的想法。不过在团体或合作性质的比赛中他的表现并不差,除去智运会夺得混双冠军,最让棋迷津津乐道的是2017年初第18届农心杯决赛阶段,他一出场就斩落韩国队主将朴廷桓,提前为中国队揽得冠军奖杯,也由此被外界一致看好,迟早会成为下一个上海籍的世界冠军。
   不管从比赛成绩还是他为人处世的言行,范蕴若被公认为是一个自身无可挑剔也一直追求完美的年轻棋手,以至于事发之后刘世振在第一时间接到电话时无法相信,同样当他转告上海棋牌管理中心主任单霞丽、常昊以及国家队领队华学明时,他们的反应也是不径相同的……
   面对不幸,上海棋院等及时安排了后续的一系列工作,单霞丽分别向上海市体育局和国家体育总局相关部门汇报了情况经过,刘世振和欧阳琦琳两位副院长受棋院组织委托前往医院送别小范,慰问他的家人并了解相关情况。当晚上海围棋协会发布讣告,将小范的意外公之于众,深表哀悼。

写在范蕴若八段意外发生后 他将春天付给了所有人
写在范蕴若八段意外发生后 他将春天付给了所有人

  需要警惕“它”

  暂放下范蕴若个体事件,抑郁症的问题需要引起足够的警觉!不管在需要消耗大量精力、面对巨大竞争压力的体育竞技界,也包括一些舆论焦点的娱乐明星、公众人物,在如今浮躁现实的社会氛围中,一方面要面对来自互联网不断更新的巨大信息量,一方面他们身处封闭的环境、狭小的社交空间(精英并不意味着广博),再加上现在的疫情等客观情况,出现抑郁症导致意外的已不算少见。
   综合各方信息看范蕴若,他身受疾病的折磨已经有一段时间,疫情隔离,独自回家,过多时间“宅”于网络训练和比赛,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他病情突发的几率。更值得注意的是,以他一贯“与人为善”的良好品德,他丝毫不愿让他的队友、教练们注意到他患病,而“添麻烦”。即使对日夜相伴也洞察到他的病情的父母,他也是尽量在他们面前展现笑容,让他们放心,事实上,这对于他病情的缓和毫无益处,反而是倍增的痛苦,最终激发造成不幸……
   事发之后很多熟悉、喜爱范蕴若的人都不停自责:假如能早一点知道他身体情况,假如能在棋以外的话题上和他多交流……然而世界上没有假如。
   逝者为大,痛定思痛后要吸取教训。建议包括中国围棋队在内,要对运动员、教练员的心理健康提高重视度。尤其以小范的不幸为戒,需要和棋手包括他们的家人建立沟通渠道,在绝对保护当事人隐私的前提下尽早发现问题,针对问题,解决问题。在合适的情况下,引入心理医生等为棋手进行普遍性心理咨询,对存在隐患者进行个别疏导……防患于未然。
   同时也要告诫为国征战的国手们:你们很辛苦,也承担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竞争压力,务必请重视自己的健康问题。尤其在人工智能时代,努力刻苦不可缺,但也需要合理安排上网或“宅”的时间,适当运动调节,注重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这一点从陈祖德、聂卫平时代直到常昊、古力他们,对社会的关注度之高、对各种社会活动的参与程度之深,兴趣眼界之开阔,交流之广泛……这些现在的年轻棋手都相对缺乏。
   建议围棋界乃至运动界的管理者们,应该予以重视并积极地为棋手们创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