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乒乓世界》陈偲婧  2020年的第一季度在新冠疫情的笼罩下,我从大年二十八开始就没去过饭馆吃饭了。在家办公时对饭馆的炊香、和朋友面对面吃饭的感觉格外想念。对一直见不到的中国乒乓球队队员也格外想念。最近一次的面对面采访,我和丁宁都戴了口罩,这让我没法真切看到“小爱豆”在聊天时笑嘻嘻的样子。